纸片里的暗杀者 ,聊聊《刺客信条》小说系列

发表于2018-03-25
评论0 3.8k浏览

我们都爱《刺客信条》。


有的人对它是真爱,有的人是爱看它出丑。总之都是爱。


但是《刺客信条》不仅仅是我们玩的那几作“年货”正统续作,它的故事宇宙还包括了电影、小说和漫画等其他多媒体形式。除了少数授权衍生作品,不管哪种媒体形式的《刺客信条》作品都拥有统一的世界观和故事线。今天这篇文章就以“小说”这一媒体形式为主,介绍一下普通玩家可能并不太留意的刺客故事。


关于小说作者


到目前为止,有3位不同的作者都撰写过《刺客信条》的小说。


最初同时也是撰写数量最多的一位作者是奥利弗·波登,从第一本《刺客信条:文艺复兴》一直到最新的《刺客信条起源:沙漠之誓》,他一共撰写了9部小说,并且全部是基于游戏系列续作的小说改编版——《刺客信条3解放》和《刺客信条叛变》两部作品没有推出小说。


克里斯蒂·高登于2016年推出了《刺客信条》电影的小说改编版,并推出了完全原创故事的《刺客信条:异端》。不过在2014年的时候,她就参与过《刺客信条4黑旗:黑胡子-最后的日记》以及《刺客信条:团结阿布斯泰格娱乐公司-员工手册》这两本以插画为主的设定集项目,负责其中的原创故事设定,其中部分设定对系列后续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新人作家马修·J·卡比是原创青少年小说系列《刺客信条:末裔》的作者,这个系列目前一共3本,分别是《刺客信条:末裔》、《可汗陵》与《众神的命运》。


奥利弗·波登是一位著名英国小说家以及文艺复兴历史研究学者。因此可想而知为何育碧会选择他作为《刺客信条》首部改编小说的作者,并且保证了小说与游戏几乎同步发售。奥利弗·波登撰写的改编版小说全部都只讲述了游戏中古代篇的故事,完全不包括现代篇的内容。


奥利弗波登


历史研究学者的身份使得波登的小说在一些史实相关事件的考证中显得更加严格,修正了部分游戏中与真实历史不相符的部分。到《刺客信条:启示录》为止的前4本小说,除了少数原创情节外,基本都是忠实于原作主线剧情的。(极少部分情节会因为后续的游戏作品的改动而产生设定上的小冲突。)从《刺客信条3》的小说版《遗忘》开始,波登将小说版的侧重点放到了游戏剧情的前传或者另一侧面上——关于这一点,笔者会在下文详细描述。


克里斯蒂·高登是一位著名的畅销科幻及奇幻小说作家,是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的常客。她曾撰写了十余本《星际旅行》的小说,也曾为《星球大战》、《龙与地下城》等知名IP撰写过系列小说。对于游戏玩家来说,高登最著名的作品则是她为暴雪《魔兽世界》、《星际争霸》等撰写的众多知名作品,如《战争之潮》、《战争罪行》等。


克里斯蒂高登


高登对于人物心理描写的高超手段同样体现在了她为《刺客信条》创作的几部作品中。她在《阿布斯泰格娱乐公司-员工手册》一书中创造的维多利亚·毕博博士成为了贯穿后续小说故事的重要辅助角色。


马修·J·卡比是2010年刚出道的新人作家,他的主要作品是面向青少年读者的小说。在《末裔》系列里,他描写了6位命运与共的少年和他们的祖先们的冒险故事。其精妙的结构和精彩的故事给读者带来的耳目一新的《刺客信条》体验。


马修卡比


说明:除《刺客信条起源:沙漠之誓》、《刺客信条:末裔众神的命运》和两本美术设定集外,以下介绍的全部小说作品都有中译实体书,有兴趣的读者可自行搜索。


说明2:下文包含目前已出版的中译版小说的故事梗概,请谨慎阅读。


奥利佛·波登的作品


《文艺复兴》


本书在英国于2009年11月20日发售,几乎与《刺客信条2》同步上市。这是系列首部小说作品,相对于后续的作品来说,本书是最忠于游戏原作和史实的一部作品。小说以埃齐奥·奥迪托瑞为主角,讲述他成为刺客为父兄复仇、并卷入了刺客兄弟会与圣殿骑士团之间的战争的故事。


本书开启了《刺客信条》游戏改编小说仅讲述古代篇故事的先例,所有现代篇的要素都不会出现在奥利佛·波登撰写的作品中。



《兄弟会》


本书是《文艺复兴》的续篇,与《刺客信条:兄弟会》游戏原作一样于2010年11月中下旬发售。由于作者本身是文艺复兴历史研究学者的关系,本书和《文艺复兴》一样修正了几处游戏中对历史事实描述不准确的地方——比如凯撒·波吉亚年轻时因梅毒而毁容,常年以面具示人,而游戏中的凯撒则总是如油画一样露出完好的面容。



《秘密圣战》


2011年6月底出版的本书是《刺客信条》第三部小说,但讲述的却是初代《刺客信条》的故事。


本作的故事是由马可·波罗的父亲尼科洛·波罗讲述的,黎凡特刺客导师阿泰尔的生涯事迹。在游戏原作剧情的基础上,波登加入了大量全新情节,并引入了阿泰尔的夙敌阿巴斯。阿巴斯曾是阿泰尔幼年期的好友,但是因为关于他父亲死因的问题而与阿泰尔分道扬镳。多年后,阿巴斯甚至杀死了阿泰尔的妻子和次子,并篡夺了其刺客导师的身份。最终阿泰尔利用金苹果的力量杀死了阿巴斯,并再度担任刺客导师。


《秘密圣战》新加入的情节在2011年11月发售的《刺客信条:启示录》中以记忆碟的形式出现,埃齐奥会通过这些记忆碟重新认识刺客历史上最伟大的导师阿泰尔。



《启示录》


本书是2011年11月与游戏同步发售的系列第四部小说。


波登的作品偏向历史感和真实感,所以除了从未引入现代篇相关内容外,“鹰眼视觉”以及“鹰眼感应”这个游戏中刺客们的核心技能也从未正式出现在他的作品里过。《启示录》小说版中首次出现了关于这种能力的效果的相关描述。这部小说版还收录了短篇动画《灰烬》的相关情节,记录了历史上最强大的刺客埃齐奥最后的日子。



《遗弃》


本书是2012年12月发售的《刺客信条3》的小说改编版。从本作开始,奥利弗·波登对小说版的情节侧重点进行了很多调整。


《遗忘》的主角是海瑟姆·肯威——游戏主角康纳·肯威的父亲。本书采用了日记的形式,从海瑟姆幼年时父亲爱德华被歹徒杀死、他自己被圣殿骑士团成员伯奇照顾开始,讲述了他如何成长为骑士团骨干、发现伯奇与父亲之死有关并进行复仇、同时寻找被伯奇贩卖至欧洲的姐姐珍妮的历程。在本书的最后一部分,海瑟姆与康纳相遇,他通过日记记录了作为骑士团大团长面对身为刺客的儿子的种种细节和心情。



《黑旗》


本书是2013年11月发售的游戏同名小说。


相较于游戏将剧情集中在爱德华·肯威的海盗生涯、刺客兄弟会和圣殿骑士团的纠葛之上,小说版更像是爱德华的个人回忆录,是他对女儿珍妮所描述的故事,记录了他成为海盗之前以及带领寒鸦号返回英国之后的事情。


虽然在游戏中爱德华始终未加入兄弟会,但是小说里则明确地表示了他已经下定决心成为一名刺客。在小说最后,爱德华接受了财务大臣罗伯特·沃波尔的调停,放下了与年轻时的圣殿骑士仇人之间的恩怨。同时爱德华也接受了沃波尔提供的在伦敦的房产以及经商的权利,带着女儿珍妮前往伦敦,成功地从海盗变成了上流人士。


但与此同时,爱德华则在暗中计划着帮助刺客兄弟会在英国发展的事情。



《团结》


本书是2014年12月发售的游戏同名小说,中译版译名为《大革命》。


本书的结构和《遗弃》十分相似,都是以日记的形式来推进剧情的,而且主体部分都不是以原作的康纳/阿尔诺为主角来讲述的。小说发生在游戏剧情结束之后,阿尔诺从埃莉斯的遗物中发现了她的日记,从而通过埃莉斯的视角了解到故事的另一个侧面:埃莉斯作为圣殿骑士团大团长之女从小是如何接受自己的身份,并和刺客之子阿尔诺相爱相知的;在父亲遇害之后,她又是如何凭借一己之力追查事情真相的。


书中延续了前两部小说中的珍妮(詹妮弗·肯威)这个角色,埃莉斯通过珍妮从侧面了解到海瑟姆关于让圣殿骑士团与刺客兄弟会合作的愿景,并在自己心中也确立了同样的想法——而这也是本作副标题“团结”的来历之一。



《底层世界》


本书是2015年10月底发售的《刺客信条:枭雄》的前传故事。


小说的主角是贾亚迪普·米尔,刺客兄弟会印度支部的领导人阿尔巴兹·米尔的儿子。阿尔巴兹为了让儿子成为一名伟大的刺客,决定让自己的英国好友伊森·弗莱来训练贾亚迪普。虽然贾亚迪普拥有很强的战斗天赋,但是不愿杀生的天性使他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刺客。在伊森的安排下,因为涂血礼失败而被关进兄弟会黑窖的贾亚迪普前往英国,作为卧底帮助伊森调查圣殿骑士团在伦敦地铁背后的勾当。


但是这次任务因为叛徒的出卖而失败,圣殿骑士团夺走了藏在地铁工地里的伊甸碎片。五年后,伊森因为胸膜炎去世,他的双胞胎子女雅各和伊薇正式成为刺客,并前往伦敦来完成父亲未尽的事业。此时已经成为伦敦兄弟会支部负责人的贾亚迪普改名为亨利·格林,在亨利的帮助下,弗莱双胞胎击败了圣殿骑士团大团长克劳福德,让兄弟会在伦敦重新获得了力量。



《沙漠之誓》


本书是2017年10月发售的《刺客信条:起源》的前传故事。


托勒密十二世当权时,上古维序者的一位充满野心的下级干部Raia偶然从古代文献中发现了守护者(Medjay)的记录。他认定守护者会成为维序者发展的障碍,于是私自决定铲除其血脉,并以此在维序者组织中获得更高的地位。为了实现目的,他找来了自己当年参军时的部下Bion执行这个任务。


守护者最后的长老Hemon发现维序者正在狩猎守护者的血脉,于是召唤了锡瓦的守卫官(protector)Sabu前去调查这件事。Sabu之子巴耶克对父亲的突然离去充满不解,于是独自追随父亲的脚步离开了锡瓦绿洲。而巴耶克的青梅竹马、出身自亚历山大的艾雅也偷偷跟在了巴耶克后面,并最终与巴耶克一起展开了寻父之旅。


在漫长的冒险之后,巴耶克和艾雅成功地找到了Sabu,但同时也遭遇了追踪而来的Bion。在战斗中Sabu利用弓箭重创了Bion,随后带着巴耶克和艾雅走上躲避追杀的旅程。在这段旅程里,Sabu向巴耶克传授了更多守护者的战斗技巧,同时也默许巴耶克将这些知识分享给艾雅。因为对于Sabu来说,在其他守护者都被Bion杀死的情况下,延续守护者血脉同样是一件很重要的任务。


但是艾雅对自己的人生有着不一样的规划,虽然她和巴耶克互相爱慕,但她不希望像巴耶克的母亲Ahmose一样作为守护者的妻子在锡瓦终老一生,总有一天她会回到亚历山大探索知识。在得知了自己在锡瓦的姑姑病重之后,艾雅离开了Sabu和巴耶克,独自返回锡瓦。但是Bion的探子通过书信查到了艾雅的行踪,并由此追踪到了Sabu和巴耶克的潜伏地。在一次偷袭中,Bion成功地杀死了Sabu,并重创了巴耶克。


不过巴耶克落入河中逃过了一劫,随后则被一对渔民夫妇救起。由于担心艾雅的安危,伤愈后巴耶克一路飞奔回锡瓦,却发现Bion早已在此等候他的回归。在他自己的家中,巴耶克和艾雅联手大战Bion。最终,Bion死在了护子心切的Ahmose手中。


巴耶克随后继承了父亲Sabu的事业,成为了锡瓦的守护官,以及最后的守护者。他还和艾雅结合,并生下了儿子什慕。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庭和整个埃及,他独自前往亚历山大,刺杀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上古维序者Raia。但巴耶克并不知道,他杀死的这个人只是维序者集团的冰山一角⋯⋯



克里斯蒂·高登的作品


《黑胡子-最后的日记》


本书出版于2014年3月,是一本“伪装”成历史文献的《刺客信条4:黑旗》的插画设定集。本书以黑胡子为主角,通过展示游戏丰富多彩的设定图,来重构了刺客宇宙下的海盗黄金时代,描述了黑胡子与爱德华·肯威并肩在加勒比海扬帆的事迹。克里斯蒂·高登在本书中通过各种细节资料构建了海盗们的日常生活。



《阿布斯泰格娱乐公司-员工手册》


本书出版于2014年11月,和《黑胡子-最后的日记》一样是一本插画设定集。本书的内容基于《刺客信条:团结》,其主题是阿布斯泰格娱乐公司提供给参与“阿尔诺·多利安”基因记忆项目的研究分析师的资料手册,当中包括了关于阿布斯泰格的基因记忆研究工程的介绍,以及阿尔诺·多利安其人的历史资料。


克里斯蒂·高登为本书创作了两名原创角色:研究分析师罗伯特·弗拉瑟和精神治疗师维多利亚·毕博。


作为一名公司新人,罗伯特·弗拉瑟过于专注于发掘阿尔诺的基因记忆,从而对阿尔诺的生活产生了移情现象。为了避免弗拉瑟出现不良的出血现象副作用,出于安全考虑,他的上级为弗拉瑟指派了公司的精神分析师毕博博士。随着项目进度的前进,弗拉瑟的出血现象越来越严重,开始认为自己是阿尔诺的转生。



作为弗拉瑟的精神分析师,毕博根据病人的情况建议弗拉瑟摧毁了所有关于阿尔诺的文献,并鼓励他将尚未体验的记忆数据暗中交给现代的刺客组织。这个建议导致弗拉瑟被阿布斯泰格的安保小组逮捕并被处决。在圣殿骑士团随后对于毕博的调查中,毕博成功地洗刷了自己的教唆罪名,并说服了骑士团相信那是当时她从专业角度认为的最正确的做法。


在稍后的时间点,原本并不了解圣殿骑士团和刺客兄弟会纠葛的毕博成为了一名圣殿骑士。她被分配到阿布斯泰格位于美国宾州的血统研究及获取部的鹰巢研究所,协助主管以赛亚调查伊甸三叉戟的下落。(这段剧情出现于《末裔》系列,下文详述。)


《刺客信条》(电影的小说版)


年12月21日与真人电影版上映同步推出的小说改编版。由于小说基本上完全忠实于电影,所以在内容上并不需要说明太多。克里斯蒂·高登在心理描写上的特长以及文字上的细节,能够帮助读者了解更多单纯靠电影的视觉表现无法完整传达的信息。比如:西班牙刺客流行双持袖剑,而且每个刺客的袖剑都有独特的设计,拥有完全不同的功能;索菲亚在卡勒姆最后通过Animus所展示的那一群刺客中看到的女人,的确长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脸;等等。


根据《刺客信条:起源》的相关资料表明,该作现代篇女主角蕾拉·哈桑是电影版女主角索菲亚的好友,并为电影中的改良版Animus的开发提供了幕后支持。



本书的最大特色则在于正文附录4个短篇故事,分别讲述了卡勒姆在阿布斯泰格遇到的4位刺客的祖先的故事。青年内森的祖先是邓肯·沃波尔,《黑旗》的序章部分被爱德华·肯威杀死、并被冒充身份的兄弟会叛徒;牺牲者埃米尔的祖先是约瑟夫·塔齐姆,《启示录》中君士坦丁堡兄弟会支部的领袖、埃齐奥的挚友,死于圣殿骑士团的突袭;黑人穆萨的祖先是巴蒂斯特,《刺客信条3:解放》中的兄弟会叛徒,最后被新奥尔良女刺客艾芙琳杀死;中国女青年林的祖先是邵云,《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的主角,最早登场于动画短片《灰烬》,为了拯救同胞而前来拜访老年埃齐奥以寻求西方兄弟会帮助,《刺客信条3》中提到正是她将中国刺客的武器绳镖传入了西方。


《异端》


本作出版于2016年11月,是一部完全原创剧情的小说。根据书中内容以及《刺客信条:起源》的相关资料表明,《异端》的剧情发生在《末裔》系列之后,电影版之前,在刺客宇宙中的时间点约为2016年10月左右。


《异端》是一部完全着眼于圣殿骑士团内部的小说。故事的主角西蒙·海瑟威是阿布斯泰格工业公司历史研究部的新主管,同时也是圣殿骑士团内殿团的新成员。他上任后就向阿布斯泰格CEO艾伦·瑞金提出了历史研究部的新工作方向:通过调查圣殿骑士们自身的基因记忆来寻找修复或者使用伊甸碎片的方法。


而西蒙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亲自进入Animus,通过体验他的一位曾作为战友与圣女贞德并肩作战的祖先的记忆,来确认贞德是否真的持有过一柄伊甸之剑。在艾伦特派的精神分析师维多利亚·毕博的帮助下,西蒙开始了对祖先记忆的探索之旅。


在这次实验里,西蒙成功地发现贞德的确在其最辉煌地时期里得到了一把伊甸之剑。这把神剑曾属于现实中圣殿骑士团的末代大团长雅克·德·莫莱,在经过贞德之手又遗失之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大团长佛朗索瓦-托马斯·日耳曼又一次得到了它。


然而日尔曼得到这把剑时,它已经不复昔日威力。后来阿尔诺·多利安杀死了日耳曼,并夺走了神剑。目前这把剑已经完全失去了力量,圣殿骑士团将其回收后标记为第25号伊甸碎片,作为装饰品陈列在艾伦·瑞金的CEO办公室里。


西蒙发现要想让神剑重获力量,就必须获得圣心——剑的核心动力源。而这个圣心在圣女贞德作为异端被烧死之后,就被扔进了塞纳河里。此外,西蒙还发现他的祖先加布里埃尔与贞德是青梅竹马,他跟随贞德经历了所有的一切。两人一度与刺客组织走得很近,加布里埃尔甚至接受了刺客的训练。


然而贞德的影响力触犯了圣殿骑士团在英法两国的权威,于是他们设计陷害了贞德。但是让加布里埃尔愤怒的是,刺客兄弟会此时并没有站出来拯救这位无辜的圣女。两人的好友、亲刺客的阿朗松公爵在数年后因为此事而与兄弟会分道扬镳,加入了圣殿骑士团。他告诉西蒙,骑士团最初的计划只是让贞德不再领导民众,但是负责审判贞德的两个恶人与贞德有私仇,导致了最后的结果。



通过祖先的记忆,西蒙认识到现代的圣殿骑士团已经背离了雅克·德·莫莱的为全人类谋福祉的初衷,而变成为了一己私利制造混乱以达到控制他人的目的的组织。为了让骑士团重回正道,西蒙在维多利亚以及他的前女友阿娜雅的帮助下,从阿布斯泰格偷走了伊甸神剑,并根据加布里埃尔的记忆找回了沉睡在塞纳河底数百年的圣心。


数日后,在内殿团的紧急会议上,西蒙向艾伦·瑞金和其他成员展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以及重新恢复神力的伊甸之剑。同时,他宣称骑士团应该按照雅克·德·莫莱的思想来纠正自己的路线。艾伦·瑞金和内殿团宽恕了西蒙盗取神剑的行为,并允许他根据自己的想法继续运营历史研究部。


但实际上一心想要彻底铲除刺客兄弟会的艾伦·瑞金对西蒙非常不满,他暗中派人对西蒙严密监视,决定在完成马德里的相关项目(见电影版)后就执行清洗行动。


在故事的最后,西蒙又一次进入Animus去体验祖先最后的记忆。他惊讶地发现贞德竟然没有死,并出现了在他的面前。原来贞德的一位女性追随者自愿成为她的替身,在刺客们的帮助下偷天换日,把贞德救了下来。


通过《刺客信条:起源》的相关资料可知,西蒙·海瑟威正是该作女主角蕾拉·哈桑的部门主管,也正是西蒙下达了让蕾拉及其搭档前往埃及回收古代物品(巴耶克的木乃伊)的任务。


马修·卡比的作品


单亲少年欧文,年幼时他的父亲因为被指控抢劫银河并杀人而入狱,最终死于狱中,欧文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发誓要查明真相;欧文的好友哈维尔,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但是因为性取向的原因而和家人的关系并不是特别愉快,和欧文之间也变得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不过依然愿意帮助欧文;俄裔移民后代娜塔莉亚十分内向,但是却非常有主见;因为车祸而无法行走的肖恩,一心希望能够在虚拟的世界中重新脚踏实地、体验不同的人生;做事总是不认真的黑人少年大卫,以及总是在替他担心的姐姐格蕾丝。


这6位原来并不太相关的普通美国少年,因为一次独特的Animus体验走到了一起,并卷入了刺客兄弟会、圣殿骑士团以及其他势力围绕着亚历山大大帝的神器伊甸三叉戟而进行的斗争之中。


《末裔》系列到目前为止一共有3部作品,讲述了一个关于“超越事件”和伊甸三叉戟的完整故事。虽然本系列被分类为青少年小说,面向的是较为年轻的读者层,但书中涉及了很多刺客宇宙的全新设定,和其他作者的小说作品一样,同样为系列世界观的完善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们可以看到哈维尔的其中一位祖先是《刺客信条:叛变》的主角“刺客猎人”谢伊·寇马克的孙子;而在本系列的衍生漫画里,肖恩的祖先汤米·格雷林曾在英国与弗莱兄妹一同调查过案件;关于记忆回廊、出血效应以及记忆同步的细节描写,也是系列首次在这部小说里通过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本书还推出了共享记忆、推定记忆、原型记忆等关于基因记忆概念的衍生版本,进一步拓展了故事发展的可能性。


第一部《末裔》


阿布斯泰格的前高级研究员门罗,为了不受限制地研究“超越事件”而带着Animus核心叛逃了阿布斯泰格。在他的召集下,欧文等6名少年共同体验了1863年的纽约征兵暴动,并发现了一个伊甸碎片的下落。这个伊甸碎片是一把匕首,拥有信仰之力,能够让持有者在他人心中成为信仰的对象。这把匕首只是亚历山大大帝曾经拥有的伊甸三叉戟中的其中一个戟尖,6名少年的基因记忆将带领他们发现另外两个戟尖的下落。



大家还没来得及庆祝实验的成功,圣殿骑士团就突袭了门罗的藏身地。门罗带着Animus核心以及众人的基因数据成功脱离,欧文和哈维尔也成功逃出了骑士团的包围圈,但是娜塔莉亚等其他4人则被骑士团捕获,并带去了鹰巢研究所。稍后,欧文和哈维尔得到了刺客格里芬的保护,把关于信仰戟尖的信息告诉了这名刺客。


另一方面,鹰巢的负责人以赛亚和维多利亚·毕博则以丰厚的条件说服了娜塔莉亚等人与圣殿骑士团合作,说出信仰戟尖的下落,并在日后配合发掘另外两段戟尖的下落。但是当圣殿骑士和刺客前往信仰戟尖的埋藏地时,发现已经有人抢先一步将其夺走了⋯⋯


第二部《可汗陵》


骑士团和兄弟会都发现第二个戟尖很有可能藏在宋元交战时期的中国,于是少年们再度进入了Animus。在这段历史中,娜塔莉亚成为了她的祖先——蒙古武士巴彦,而欧文则化身为刺客之女张芷。两人分别在不同的Animus里以不同的视角经历了钓鱼城之战,并发现第二段戟尖随着其拥有者圣殿骑士蒙哥可汗被张芝刺杀,而被埋进了隐藏在蒙古国不儿罕合勒敦山中的可汗陵内。



在不儿罕合勒敦山附近,圣殿骑士团和刺客兄弟会再次交锋。惟一了解可汗陵具体位置的娜塔莉亚不愿意戟尖落入骑士团或者兄弟会任何一方手中,于是她和其他伙伴一起打算靠自己挖出戟尖。但是圣殿骑士团最终还是靠着人多势众找到了可汗陵,这把恐惧戟尖落入了以赛亚的手中。但随后以赛亚就给二把手维多利亚发送了消息,宣布自己已经同时拥有了两段戟尖,并且将不再为骑士团工作。同时他还带走了因为行动不便而留在鹰巢的肖恩,而肖恩此时已经在他的维京祖先健硕者史泰邦的记忆中发现了第三段戟尖的下落。


为了阻止以赛亚拿到第三段戟尖、成为第二个无敌征服王亚历山大,维多利亚向格里芬提出暂时休战,共同对付这个棘手的敌人。


第三部《众神的命运》


维多利亚向骑士团高层汇报了以赛亚的叛变,但是这当中省去了她与格里芬这个刺客合作的部分。而格里芬也瞒着兄弟会的其他人来配合维多利亚的行动。他们、门罗以及5位少年在人去楼空的鹰巢继续探索维京时代的记忆。


幸运的是,超越事件的“偶然性”或者“必然性”把哈维尔以及格蕾丝、大卫兄妹的祖先与健硕者史泰邦绑定在了同一个时代。史泰邦击败了自己的妹夫、丹麦国王“蓝牙王”哈拉尔,带领着丹麦舰队返回故乡,来挑战他的叔叔、瑞典国王艾瑞克。而哈维尔的祖先索瓦儿德正是一名勤王的兄弟会成员,格蕾丝和大卫的祖先奥斯滕则是艾瑞克王辖下的一名农场主,他响应了国王的征兆来对抗自己侄儿的侵略。


在长达数日的战斗中,史泰邦从妹夫那里获得了奉献戟尖,并在决战前夜将其作为婚礼祭品献给了雷神索尔。刺客索瓦尔德暗中目睹了这一切,盗走了戟尖并献给艾瑞克王,让艾瑞克将其献祭给大神奥丁来获得胜利的征兆。


在次日的战斗中,奥斯滕作为艾瑞克王的替身挡下了史泰邦的挑战宣告,并在决斗中打败了事先已被索瓦尔德下毒的史泰邦,最终确保了艾瑞克王的胜利以及瑞典的和平。战斗结束后,索瓦尔德将奉献戟尖悄悄交给奥斯滕,让这位老实的农民把戟尖埋在能够避人耳目的地方。



同时,欧文、娜塔莉亚和格蕾丝则在门罗的指引下进入了人类集合无意识里的原型记忆,突破了恐惧、奉献和信仰三道难关,见到了第一文明伊述人密涅瓦留在他们基因记忆里的影像。原来当年伊述和人类发生大战、伊述人濒临灭绝时密涅瓦就计划过摧毁伊甸三叉戟,但是三叉戟却无意中失落了。


于是她将相关信息植入了某个人类女性祖先的DNA内,这些信息会让携带者在三叉戟重新现世时集合在一起,以期能够完成将其彻底摧毁的使命。这就是所谓“超越事件”。通过体验原型记忆,欧文等人就获得了能够对抗三叉戟心控能力的方法。但是三人对这一说法却是将信将疑。


以赛亚根据肖恩在史泰邦记忆中看到的景象前往瑞典古战场,却一无所获。而格里芬则带着欧文、娜塔莉亚和格蕾丝前往奥斯滕最后埋藏戟尖的农场山泉,却惊讶地发现一家矿泉水厂较早的时候已经在施工时发现了戟尖,比将其作为吉祥物放在厂区展示。


与此同时,以赛亚也从当地报纸的新闻里得到了这个消息。他抛下了肖恩,亲自带领队伍前去回收戟尖。在双方的交战中,格里芬牺牲,戟尖落入了以赛亚手中。而肖恩联络上了远在美国鹰巢的维多利亚,靠着一辆由人工智能操作的无人驾驶车及时赶到现场,救出了欧文等人。


随后,肖恩和欧文一行在维多利亚的安排下赶回了鹰巢,并开始着手准备对抗以赛亚的进攻。因为之前欧文无意中透露出超越事件拥有摧毁三叉戟的能力,以赛亚无论如何都会在对世界进行大清洗前消灭掉这个隐患。当以赛亚率领着被三叉戟洗脑的阿布斯泰格大部队抵达鹰巢时,6名少年抓住机会与以赛亚面对面展开了交锋。


以赛亚手中的伊甸三叉戟发挥出强大的心控能力,但是少年们都突破了密涅瓦的试炼,掌握了凭借坚定的自我意识来战胜心控的方法。最终,哈维尔用格里芬临死前留给他的袖剑杀死了以赛亚。少年们合力触摸三叉戟,密涅瓦的意识和力量从他们记忆里的集合无意识中被激活,彻底消除了三叉戟那危险的心控能力。


写在最后


除了奥利弗·波登的“正传”系列改编小说外,《异端》和《末裔》系列本身也在结局中留下不少关于未来发展的伏笔。随着《刺客信条:起源》对整个系列的软重启,我们看到了更多关于刺客宇宙的可能性。


相信在下一个十年里,我们还能看到更多优秀的《刺客信条》小说。如果你喜欢《刺客信条》系列,那么不妨去淘一下已经推出中译版的旧作,相信在读完之后,你一定会更加爱上这个充满可能性的刺客宇宙。


请记住:


Nothing is true;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