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源诅咒》研究:几番梦境,几度疯狂

发表于2018-08-16
评论0 8.1k浏览

《血源诅咒》是 FromSoftware 开发的魂系列第三部作品,之前的《恶魔之魂》和《黑暗之魂》皆为中世纪风格,故事背景参考凯尔特和北欧神话。在这种风格定型后,血源的风格出现了帅气的改变,风衣、手枪、可变形的武器以及充满维多利亚风格的亚楠,都证明了这部故事主舞台不在我们所熟悉的古战场。

  

有些朋友可能会认为《血源诅咒》背景参考了较多的克苏鲁神话,但其实所谓的克苏鲁只是迷惑真实的表象,游戏中大部分出现的元素均来自于医学、心理学和希伯来神话,它没有魔法也没有炼金术,呈现在我们面前是一个充满科学和宗教的世界。

  

要准确了解《血源诅咒》的世界观,首先我们要从它的基本设定开始说起,你认为血源最基本的元素是什么?

  

血液?猎杀?教会?还是兽化病? 其实组成血源故事的最最基本的元素是“梦境”。你在梦中战斗,在梦中死亡,在梦中开始故事,在梦中终结故事。


猎人梦境 一个你总是造访的梦



多重梦境


你所经历的一起都在梦中进行,不得不承认“梦”实在是一个表现离奇故事的完美场所,他可以无限接近真实,也可以无限脱离真实。但对于故事的讲述者而言,要解释《血源诅咒》中梦境的概念可能有些抽象,因此,我将借用一些影视概念来具象化“梦境”的元素。

  

血源的“梦境”某些程度上借用了弗洛伊德对于梦境的解析。学界也对弗洛伊德的梦境学说进行了肯定。弗洛伊德认为:无意识乃是真正的“精神实质”。精神分析有三个支柱,即潜意识的心理机制、抗拒和压抑的作用以及“性”。

  

他在心理学上提出“本我、自我与超我 ”的概念,这也是拜伦维斯箴言和梦境意识的来源。很多关于梦境的作品都借用的弗洛伊德的理论。


弗洛伊德


比如《盗梦空间》就基于三支柱概念而设计了梦境,所以要了解《血源诅咒》的梦境首先要部分了解弗洛伊德的基本理论。而这个理论仅仅对应于《血源诅咒》的噩梦部分,而主体梦则更接近于现实,只是这个无比接近于现实的梦境并不是由做梦者创造的。为了方便大家理解,这一点我们可以对应《黑客帝国》中矩阵世界。那么现在我们就来分析血源中不同的梦境。

  

首先让我们把血源的梦境分成不同的若干份,它们分别是主梦境,噩梦梦境,混沌梦境和诅咒梦境。值得注意的是地牢迷宫不是梦境,而是真正的历史,你可以把地牢看成是博物馆,你在其中是在由近及远参观历史长廊。关于地牢,这一期我们先不讨论。

  

主梦境是一个无限接近于真实世界的场景,主要地点是猎人梦境的前两个墓碑,借用于黑客帝国的概念,主梦境的组成,需要一个创造者和若干个维持者,主梦创造者是上位者,也就是被治愈教会称为“神”的存在,而维持者则是梦境中的人。


主梦境主要包括了雅南中部、篝火晚会区域、大教堂区、禁忌森林、拜尔金沃斯学院


《黑客帝国》曾经解释过关于梦境真实性的问题,因为太过迷幻的梦境会使人迷失,一个完美的世界反而会导致所有人的毁灭,因此要把梦境设计得和现实一模一样,这也是上位者在创造主梦境时要考虑的问题,如何让生活在梦境中的人无法察觉自己在做梦。那就让梦境变成现实吧!它几乎真实到无法察觉。



你扮演的是谁?


  

事实上,除了主角、治愈教会和其他外乡的猎人,几乎没有人知道自己在上位者的梦境中。可以说主梦境是上位者最成功的设计,但如果我们一直在梦境中,又怎么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所发生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呢?如果我们辛辛苦苦在梦境中完成了任务,却在苏醒后发现是安柯一梦,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原因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亚楠发生了兽化病,很多居民变成了野兽,而亚楠治疗兽化的方式是通过血疗,也就是通过注射特殊血液以达到治疗控制病情的目的。我们以此反向推论会发现如果没有发生兽化病也就不可能在亚楠见到血疗,自然也就不会有治愈教会,因为治愈教会的最初目的是治疗兽化病。(兽化病起源将会在之后的篇章做详细说明)

  

在游戏的开头,一个老头坐在主角的面前,告诉我们来到亚楠血疗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场景中灯光昏暗,四周都是输血瓶,这和我们醒后来到的第一个场景如出一辙。这一点证明了,至少在我们进入梦境时的场景和现实是相同的,我们所穿着的衣服上还留有输血时的绷带和血迹,而反推又证明了现实世界和梦境都存在兽化病,但仅仅以此断言,主梦境和现实世界是相通的,还为时尚早。


输血神秘老头,只出现一次的npc


在我们刚刚进入梦境时,在病床前有一张字条,由于中文版和英文版冷酷无情的删减了部分翻译内容,以此我们采用日文版来看看这段话,这段话的原文翻译为:自己潦草地写下了“寻求苍白之血,以完成狩猎”。



让我们来理解一下这个笔记的潜台词。首先,为什么我们要给自己留笔记,在抛出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问各位一个问题,你是否可以记得自己梦境中所有的情节?我相信即使有些人可以记得一些,但也无法全数记得,同样的道理,我们反向推论:


假设梦境中的自己也有记忆,他是否可以记得入梦前自己是谁?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在异乡人的兜帽的物品说明里提到:我们相关的记忆已经消失了。这也就意味着主角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来到亚楠,以及自己原本的身份。


但主角并不是一个菜鸟,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如果你的记忆注定无法保留,那就把重要的事情记下来,以便在梦境中提醒自己,关于为什么是潦草的字迹,其实这是一个伏笔,以后再说。


苍白之血是游戏中的一个重要元素,我们曾经在看完自己的笔记后去询问过一些人,我们可以知道村口的居民和我们一样来自外乡。至于阿尔弗雷德是治愈教会的底层人员,他们对我们的到来表现出善意,因此没有必要欺骗我们,询问的结果是他们对于苍白之血一无所知。证明苍白之血并不是底层人员可以轻易获知的信息。


关于苍白之血,游戏中只有两处明示:一处是未见之村亚哈革的地上,另一处在教学大楼的桌上。这里我们要先来说说笔记这个东西,虽然笔记本作为在线道具,可以用来提示其他玩家或者坑人,但离线游戏中的笔记则是在剧情方面给予玩家提示,它们来自之前的猎人或学者留下的重要信息。


只有清楚知道事情原委的笔记者,才能留下相关的笔记,主角知道苍白之血就已经证明了他不是个无名小卒,至少他是个曾经参加过猎杀的猎人,或一个学者。不然他也不会知道苍白之血和猎杀有关。


另一方面,主角进入梦境时为了掩人耳目,特地戴上了兜帽隐藏身份,还选了位于亚楠城外的小诊所进行血疗,这其中必有原委。事实上,主角很有可能是一个二五仔,为什么这样说呢!当游戏后期,我们再次返回小诊所时会在原来的病床上发现被遗忘的邀请函,这里中文版的翻译错的离谱,译为“这份邀请函不知为何到了您手上”,而其实在日文原版中它翻译为:


一封沾有血迹的老旧邀请函,


是邀请贵宾前往那久已失落的该隐赫斯特的请柬

不知为何,上头竟书写着你的名字




首先我们要知道,这份邀请函的确是主角的,那么为什么该隐赫斯特的血族要邀请我们去做客呢?对应我们之前的理论,我们是曾经参加过狩猎的猎人或研究血的学者。如果是前者,血族是不可能邀请我们的,原因以后再说,而如果我们是学者,那么我们应当是曼西斯学派的学者。

  

阿尔弗雷德所陈述的叛徒其实就是指曼西斯学派的人,关于此事的证据我们以后再说,大家只需要知道,我们极有可能是曼西斯学派的叛徒。一方面我们被治愈教会认为是对立师门,另一方面我们又不能让同僚看到,甚至不能让一般的居民看到,因为曼西斯学派的人雇佣绑匪绑架平民,因此我们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身份。至于主角去该隐赫斯特究竟是做什么,因为时间差的关系,加上当事人的健忘症,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

  

但这些通过主角来互相关联的事件,就已经证明了主梦境和现实的关系,如果你觉得还不够,让我们看看亚楠日出这个结局。

  

虽然做了一些画面处理,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出,我们醒来时是在亚楠小教堂的侧门,明媚的阳光洒向大地。但和序章中不同的是,我们不再是穿着异乡人的衣服,梦醒后的衣服和被斩首时是一模一样的,要知道,如果梦境是虚幻的,与现实没有关联的,那么你在醒来时所穿着的必定还是原来衣服,还会在原来的地方。

  

而之所以要在亚楠小教堂旁醒来,是因为游戏中其他区域的暗示性太强,关于暗示性,我们之后还会说不少,这里就先不赘述了。(关于这里的对照大家可以去视频中观看)


总而言之,主梦境和现实是有极大联系的,它无限接近现实。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个梦境如此接近现实,我们又为什么要进入梦境去完成猎杀呢?

  

这里我必须要佩服宫崎英高的创造性思维,在血源诅咒中我们可以通过墓碑穿行于不同的梦境,而在游戏机制中这就是地图快速移动,是很多 RPG 游戏的必备要素,这原本是一个非常突兀的机制,因为现实中人类是不可能在如此巨大的地图上瞬移的。

  

我曾在《恶魔之魂》的节目中介绍过拱心石的瞬移机制,同样的道理,血源通过梦境这个特殊的环境,毫无违和感的让玩家瞬移,因为你在梦里,一切不合理皆为合理,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主角要来到梦中,因为要进入其他梦境,必须要进入主梦境。


《血源》中的墓碑传送石



《恶魔之魂》中的拱心石传送门


在这里我们借用《盗梦空间》的一个概念,也就是梦中之梦。和《盗梦空间》一样,血源诅咒不止一层梦境,而是多层梦境。随着梦境深入,时间和年龄会发生改变,在主梦境中的十几年,可能在噩梦梦境中仅仅是几天或者几个小时。在降临广场这个场景有着不少曼西斯学派绑架来的人,他们有男有女,有成人也有孩子,我们可以发现他们都已经变成了干尸,他们的思维仍在做梦,并以尼古拉斯为核心。

  

而当我们来到属于尼古拉斯的梦境时却发现,他仍然很年轻,盗梦空间中提到:在多层梦境中,梦境的时间会相对于上一次梦境而延长,血源则是相对缩短,有趣的是,在曼西斯梦魇中也同样有这样的干尸,不过这些干尸并不是真正的活物,而是上一层梦境的投影,关于什么是投影,大家可以去看一下盗梦空间或等我之后详说。这里我们就要把与之相关的两个梦境合起来说吧!他们看似分离,实则相连,他们分别是曼西斯梦境和混沌梦境。


尼古拉斯(又译作米科拉什)




曼西斯梦境


格曼并不是第一次接待新来的猎人,事实上,为了达成一个目的,已经有无数的猎人来过猎人梦境了,他们为了完成同一个目标去了和主角一模一样的地方,不同的是他们都没有成功,他们有些死了,有些疯了,但他们的意识却留在了梦境中,杂乱的意识会破坏主梦境与现实的联系,一旦过量就会影响现实世界。

  

所以造梦者把杂乱的意识放在一个垃圾桶里,这个垃圾桶就是噩梦边境,也就是最初的噩梦,没有造梦者,没有维持者,环境扭曲,生物体充满了拼凑和不合理的增生,关于这个梦境的证据,其实有些可怕,而且可能会破坏不少人的意淫对象,所以请各位穿上裤子再看。


噩梦边境视觉效果图


首先,我们要知道,曼西斯梦魇并不是主梦境中原本就存在的东西,这个梦魇是召唤来的,它复制的正是噩梦边境,关于这个梦境的召唤方法,我们留到之后再讲,这里大家只要知道,这两者之间存在着共通性,曼西斯梦魇其实就是在噩梦边境里捡垃圾,把主梦境中过去曾经拥有,之后又废弃的东西捡回来,比如,被遗弃的上位者“大脑怪”“亚米达拉”,还有蜘蛛,长毛的巨人和银兽等等,这些东西自然不存在于主梦境,

  

但由于这些噩梦中的东西被尼古拉斯所导入自己的意识,并通过曼西斯牢笼与无数人共享,从而导致从噩梦溢出。在拜伦维斯的书架上有这么一段笔记,这里我们先理解它的上半部分:血月将近,人(与非人)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

  

这是主梦境的大危机,它预示着原本稳定而真实的世界一触即溃,随之而来的是从梦魇溢出的互相拼凑的怪兽,也就是我们在血月后看到的乐高骷髅盒子以及乐高人腿狼,而原本虚化的亚米达拉也会现身,值得注意的是有些玩家认为我们看到亚米达拉是因为我们的灵视提高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们能否看见亚米达拉只取决于梦魇具象化的程度,简单来说就是噩梦溢出了多少。

  

那么噩梦为什么有如此多异形生物呢?让我们把目光转向人偶小姐姐,先让我们从正面观察一下人偶的样子,现在我们再来看看梦魇中的“大脑歌姬”,她的官方中文名叫“酸浆”。


大脑歌姬


这个名字出现在设定集当中,你可能无法想象,如此丑陋恶心的怪物原型竟然是人偶,现在我们给酸浆姐一个特写,我们会发现除了脑袋之外,其他地方和人偶是一样的,甚至可以看到人偶特有的指关节,但头部却是大脑怪。

  

其实,这个怪物是由前任梦境猎人的记忆构成,他们来到猎人梦境,见到可爱的人偶,并将它铭记于心,之后在探索噩梦边境时被大脑怪的狂暴射线杀死,死在了噩梦中的猎人意识发生了扭曲,而扭曲后的产物就是“酸浆”, 更多的扭曲意识组成了更多的异形。

  

在我们进入噩梦边境的第一个桥梁时,会遇到两个猎人,这里没有什么可守护的东西,因此他们来这儿唯一的目的就是探索,由此我们可以得知,会探索噩梦的不仅仅只有我们,还有来自其他探索者的意识在这个噩梦中死去,并变得扭曲。毕竟没有什么东西在管理这个梦境,它没有造梦者和维持者,就如同没有人会去打理垃圾桶里的垃圾一样。但由于这种混乱,使得这个梦境在剧情方面显得无关紧要,如果真的要说有,估计就只有帕奇了,在主梦境中他会压低声音出现在不同NPC的窗子旁边,并给你去往噩梦的道具“扁桃体石”。


帕奇 人面蜘蛛


之后我们会因为这块石头被亚米达拉抓走,并被送去教学大楼,而教学大楼又和噩梦相连,噩梦边境有着很多遗弃的上位者,意志力不够强的人,会在接触上位者后发疯,并在死后留下狂人的知识。

  

帕奇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人困在噩梦里,让他们发疯并被杀死,并获取狂人的知识,在我们干掉他之后,能听见他的声音渐行渐远,并留下古神邸的智慧。

  

这种死亡方式我们还在另一个地方见到过,那就是尼古拉斯(死前尼古拉斯)。

  

他们通过噩梦获得自己欲望所求的东西,却在死后没能迎来苏醒,当思维回归身体时,迎接他们的是死亡,

  

“人都有吮吸的欲望,而梦是愿望的满足”这也是弗洛伊德的另一个理论,帕奇和尼古拉斯正是在这一层比较虚幻的梦境中获得了短暂的满足,但可悲的是他们终将会苏醒。


诅咒梦境


最后一个梦境就是“诅咒梦境”,说实话,诅咒这个玩意儿比较玄学,出现在梦境中自然比较合理,而这个梦境在游戏中对应 DLC 和猎人梦境,。是的,你没有听错,我们所在的避风港也是一个诅咒梦境。

  

和之前几个梦境不同,这个梦境由造梦者、维持者、受害者和诅咒本身构成,我们先不谈 DLC,来说说猎人梦境,这个梦境的造梦者是月之魔物,也就是最终BOSS,维持者是人偶,受害者是玩家,也就是被选中的猎人,而诅咒就是无法离开梦境以及无法真正的死去,关于这个梦境我现在不会说得太深入,毕竟是最重要的内容,我会放在最后几期再讲。

  

可能有些人会问,那在这个梦境中格曼是个什么存在呢?

  

其实他是受到诅咒的玩家的介错人,可能大家对于介错人这个词没有概念,所谓“介错人”其实来自于武士道,在"切腹"时,他被找来作为切腹者的帮手,并在最痛苦的一刻将其斩首。介错人一般是切腹人的亲友。武士如果战败,但输得光荣,对手可能会因其武士精神,自愿担当介错人。

  

而在游戏中,如果你击杀了梦魇,你就获得了破除诅咒的资格,诅咒相当于切腹般的痛苦,而介错人格曼就可以帮你解除痛苦,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在离开梦境时是采用“斩首”这种方式,而格曼的武器也十分特别,在血源的世界中,唯一能把受害者安然无恙的送出梦境的就是用天外玄铁打造的“蓝石英武器”,格曼的“送葬之刃”就是用其打造。



 

但除了他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也拥有蓝石英武器,她就是猎人猎杀者——艾琳!

  

因此,猎人猎杀者艾琳,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鸟姐,他的身份也并没有那么单纯是一个清扫者。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